男人吧 健康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男人吧 健康 2021-03-03 22:01:09 26 0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1张

人们总以为来日方长,日子颇多,却未想到一个人在这世上没灾没难地度过一生的人是何其有幸,人一生最好的落幕词是:寿终正寝。然而看看如今的世界,面对天灾人祸,我们是多么的手足无措。

即使医学发达如今天,依然有那么多的疾病让我们望而生畏,何况在解放初期的中国。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里,全国地方性疾病的患者高达3000多万人,病情较轻的可能不能正常劳作,病情严重的不仅会致残、致死,最可怕的是会影响下一代。

李德生将军在接触这些地方性疾病时,对一种病的评价竟是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病,可以毁人几代呢?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2张

“克山病”

上世纪七十年代之前,中央就开始对地方性疾病给予了高度重视,在1977年中央调整了防治地方病领导小组,由当时的沈阳军区司令员李德生任组长

80年代初,为了更好地解决人民群众的健康问题,更是为了国家的脱贫任务,中央重新调整北方防治地方病小组为全国的中共中央地方病防治小组,李德生继续任组长。

李德生在任职的8年间先后深入东北三省、山东、云南、贵州、四川等30多个重病县,查看病情、走访病人、指导工作

他看到重度克山病人的垂危状况、骨瘦如柴的氟骨症病人,和呆傻的克汀病以及当地贫穷落后的情况,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3张

他在想,都已经解放30年了,怎么还有这么严重的地方病存在,这种情况如果不及早解决,不仅有碍祖国实现四化建设,更对不起这些在革命年代为革命作出巨大贡献的老根据地人民群众。

经过排查发现,很多的地方性疾病都有一定的区域性和局限性,比如当时的南方主要地方病是吸血虫病,而北方主要防治在鼠疫、克山病和克汀病等7种地方病。

李德生深入东北病区考察发现以缺碘性克山病和大脖子病最多,他还发现,东北的这几种地方病除了鼠疫,其他的发病原因都与东北的水有一定的关系。

在了解了克山病、克汀病的病情后,他感慨道:“这个病很厉害啊,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作为地方病防治小组的指挥者,他提出:“要深入病区、病人的家中去进行实地调查研究,要把治病和改水一起抓,把治病和治穷一起抓”。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4张

“傻子屯”变成“幸福村”

李德生提出的这个思想也使得当时有名的“傻子屯”变成了后来的“幸福村”,集贤村俗称“傻子屯”,位于黑龙江的东北部,过去这个地方流行地方性甲状腺肿和克汀病,村子里多是粗脖子和痴呆病人,是当时全国有名的“傻子屯”。

据调查,当时全村1300多人中,地甲病患者859人,克汀病患者150人,原发病人1009人,而中小学生中肿大率为94.6%。

特别是一些克汀病人,不仅生活不能自理不说,不知温饱,也不知羞耻,痴傻呆的人和聋哑人随处可见,一村子大半的病人和痴傻呆,让原本就落后的村庄因为缺乏劳动力,村民的生活更加窘迫,村庄也更加落后。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5张

1978年李德生到哈尔滨开会,期间了解到了集贤村的情况后,十分地上心,更亲自赶赴佳木斯向当地领导班子给出指导意见,随后无比感慨的叹息说:“一个家庭中出现了一个地方病的病人就已经很难了,如果再加上几个痴傻聋哑的,这样的生活该怎么过呀!

李德生提出,这个地方的病可能也是水的问题,便要求当地领导在水上多下功夫。改善当地水质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打深井,既可以解决灌溉问题,也可以解决人们的用水问题。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6张

经过改水后的集贤村后来变化极大,在防治地方病的问题上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病人少了,劳动力就多了,劳动力多了,粮食就多了,人们的生活自然就好了。

1984年李德生在沈阳召开地方病防治领导小组会议,作为黑龙江代表之一,集贤村代表发言说,村里拔掉了病根,健康的人多了起来,村里的年人均收入也由原来的不过百到现在的人均500元,集贤村也从原来的“傻子屯”变成了“幸福村”。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7张

三小时改变三十年

说到李德生在防治地方病上的事迹,就不得不提浙江的大爽村。大爽村曾经也是有着青山绿水的好地方,一场炼钢运动彻底改变了这个村庄的命运。

原本被绿植环绕的山变得光秃秃的了,农作物一度从山腰种到山顶,由于土地贫瘠,水中的含碘量很低,导致大爽村一带的地甲病十分严重,严重的程度在浙江一带都是十分罕见的。

从1984年的数据显示看出,大爽村的地甲病患者占到全村的86.06%,除了缺碘性疾病外,克汀病也出现了9例。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8张

而克汀病人是一种遗传病,由他们患缺碘性疾病的父母遗传而来,他们大多是聋哑人和痴呆,对于克汀病人,当地人认为这是自己“造孽”或者孩子“不争气”的缘故。

地甲病在这里这么多,下一代会遗传成痴傻者或者聋哑人,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人要生出这样的孩子?还将问题迷信成自己造孽和孩子不争气?

说到这个有几点原因,其一,是那个年代的农村群众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封建迷信之风盛行。家里生出这样痴傻的人,首先不会想到是疾病导致的,只会说这是自己造孽太深,老天惩罚他,所以给了他一个不健全的孩子。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9张

不要说是那个年代的农村,就是现在的农村这种思想也没有完全消除,很多人生不出儿子,也会用同样的封建迷信思维解释,或者被外人用这种说法在背后议论。

其二,是当时的农村依然觉得结婚生子是一个人一生的使命。即使知道自身患病会遗传给下一代,他们还是会生,尤其是女性,最怕听到的问题恐怕不是自己有地甲病,而是不能生养。

就像后来计划生育流行,还是有很多人偷着躲着也要生孩子,不是他们不怕,而是那个年代的人认为生养下一代是他们一生要做的最重要的事。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10张

其三,那个年代的农村,主要的生活来源还是靠种植庄稼,劳动力就是最大的利器,多一个人就多一个劳动力,这也许就是越穷的地方越喜欢生孩子的原因。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当时的人们对于避孕的概念认识不深,很多人都不会正确地避孕,加上那个年代也没有很好的孕检之类的检查,怀孕了自然就都生下来,这样的病儿自然就多。

李德生了解到大爽村地甲病严重这一情况后,提出想亲自去一趟大爽村,把附近地甲病严重的村民集中起来开个会。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11张

据当时参会的人回忆说,李德生在会上提出了一个他们之前从未听过的一个观点:治病先治穷。

他说大家应该退耕还林,山一直光秃秃的对环境不好,环境坏了对日后的发展很不利。那个年代的农村都流行将树木砍掉种庄稼,没人会想到这样会对环境产生严重的影响,更会影响生活。

李德生还提出:要发展就得修路,有了通向外界的路,就有了发展经济的基础。李德生还提出:要爱护智力差的孩子,这原本不是他的错。鼓励村民再难也要让孩子上学,有了知识就有了光明的未来。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12张

据当地村民回忆说,李德生走后的第三天施工队就进村了,通向外面的路很快就修通了,路通了,其他的也就快了。后来还建了钾石粉厂,解决了部分村民的就业问题,环境修复的工作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李德生回到沈阳后依然记挂着大爽村的情况,一个月后给大爽村寄了一封信,主要提到要给患病的孩子治病,在资金和政策上给他们一些帮助,还要加强食盐加碘的供应。

李德生的指导和帮助一度让大爽村的村民深受鼓舞,积极地配合当地领导的指导,一直在防病治病脱贫致富的路上不断努力着。

李德生说:“这个病很厉害,一代发,二代傻,三代四代断根芽”  第13张

经过多年的努力,村里除了一些老人外,地甲病已经彻底根除了。由于李德生对于村里孩子教育问题的特别叮嘱,许多村民都十分坚定地让孩子上学,上世纪80年代后期起,大爽村中小学进入黄金时期,不少学生考上好的高中,后来还出了40多名硕士和博士。

李德生在大爽村总共待了3个小时,而这短短的3个小时却实实在在地改变了大爽村三十年。

十年前年,李德生将军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但我们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一个人能够被无数人缅怀,除了他的丰功伟绩,最主要的是他的伟大人格和为人民群众做出的贡献,这些伟大事迹将被永载史册。

李德生(1916年-2011年5月8日),新县陈店乡人。1930年2月参加革命工作。1931年2月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年2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1988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引用自头条百科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欢迎到男人吧讨论男性话题

本文链接:https://www.zixuelt.com/10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