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吧 生活萦于唇齿之“響”,洞见日式技艺之美

萦于唇齿之“響”,洞见日式技艺之美

访客 生活 2021-04-30 20:56:38 286 0

律动、调和、共鸣,交响乐的魅力既源于此。音色各不相同的乐器们在指挥的调配下契入旋律,达成和谐。人类就此得到了一种全新的美学形式。

匠艺之极即为道,求道是所有对技艺有所追求之人的最终希冀。交响大师海顿在维也纳皇家剧院首次奏响《创世纪》时,求得了交响乐之“道”——和谐,乐史从此再添名章。然而平衡之美并不仅仅萦绕于耳畔,也可流连于齿颊。三得利调酒师们在求道多年后终于获得了一曲舌尖上的交响乐——三得利调配威士忌——“響(Hibiki)。

萦于唇齿之“響”,洞见日式技艺之美  第1张

和谐之美,和风雅韵勾勒东方意境

和谐,是接纳万物,三得利尤精此道。瓶身,先环以24面阴刻来象征一年24节气,寓意周天圆满;再铺上曾被日本纸币最早选用的越前和纸制作的瓶标,象征光阴沉淀;最后呈于纸上的是著名书法家萩野丹雪氏书写的日文汉字"響"字标识,笔锋圆融,古意内敛。瓶、标、书皆以化朴为美,去繁存真为理念。集三位于一体,就此勾画出“響”的追求——溯源返真,万物归一。

调和之美,兼容并蓄调配平衡圆满

和谐之美是“本真”的外化,而“響”在“本真”之道上所追求的并非塑造“本真”,而是成为“本真”。在大多数消费者认知中,三得利日威都被看作是一种“创新”的代表,不仅仅是因为包装上的诸多亮眼之处,更因为其在酒体层面的革新。参观过三得利旗下的山崎、白州蒸馏所的人们,往往会被其中各种不同年代的蒸馏器而吸引。这些造型各异的蒸馏器,和与之相应的不同方向和长短的林恩臂,完整地记录了三得利在漫长时光中,对于威士忌品质与口感的创新探索,同样也为響的调配,创造了更多的可能性。

作为一款调配威士忌,響诞生于1989年,正值三得利90周年纪念期间。響融合了三得利旗下多家日本蒸馏所中多种麦芽威士忌和谷物威士忌原酒:与日本茶道鼻祖千利休“待庵”茶室同处一地的山崎蒸馏所,拥有被誉为“离宫之水”的纯净水质;坐落于日本南阿尔卑斯山脉、掩映森林之中的白州蒸馏所,则以日本“名水百选”之一的尾白川之水,成就了清冽顺滑的口感;纯粹之水于酿酒来说正如璞玉待雕。

萦于唇齿之“響”,洞见日式技艺之美  第2张

以此为基础,三得利通过不断的尝试,在威士忌世界无数种可能性中找寻极致风味平衡的酒体。在每一瓶三得利日本威士忌开启的瞬间,伴随着琥珀色酒液光泽的闪耀流淌而出,精致、细腻、不失复杂的不同香味,在舌尖被逐一感知。在闻香、品鉴、回味的各个阶段呈现的和谐圆满,如同永恒回荡在金色大厅中的《第六田园交响曲》,包容万物又浑圆如一,每个乐章里,響所经历的酝酿、贮藏、调配等等一切,被再度还原最终在齿颊间交织出世间独一的风味。

真者,纯也,本者,独一也。“響”源于此,却不仅于此。

萦于唇齿之“響”,洞见日式技艺之美  第3张

匠心之美,人与自然觅得和谐统一

在三得利日本威士忌的发展过程中,多位调配大师留下了自己的名字与作品,成就了一段又一段的匠心故事。如今,包括響、山崎、白州、知多在内,三得利旗下所有的日本威士忌,全部都出自福舆伸二之手。已年过半百的他,1984年从名古屋大学毕业后,就进入了三得利工作,潜心学习威士忌的调配,并在2009年成为了三得利第四代首席调配大师。

“调配师的工作是要掌控威士忌的香气和口感,然而这却是无法以仪器,或者化学分析所能衡量出的标准,一切都只能靠人的感官。”福舆伸二不止一次这样说到。而这样的一种坚持,也恰好是響所想要表达的“人与自然的共鸣”理念的一种注解,也意味着好的威士忌的诞生,只有在一点一滴的探索和尝试中,才能不断趋近于更加卓越的境界。也就是说,威士忌的生命,来自于人与自然共同的赋予。

时至今日,曾经一脉单传的调配大师体系,已经发展成为了一个由福舆伸二领衔的调配团队,团队成员每天会品鉴多达300种不同威士忌样品,用心观察每种威士忌的成长与熟化过程从而判定它们的峰值,以此决定響未来的调配,并更好地延续響的和谐之道。

仔细审视響带来的美学体验,它彰显的是日式美学中的“侘寂境界”与“返璞归真”。一瓶和风雅致的響,承载着包装美学的艺术、和谐调配的艺术与匠心传承的艺术,以视觉、味觉和内心共鸣的形式,将细腻的日式匠心,与“人与自然的共鸣”的智慧之道娓娓道来,如此一杯风雅,能不流连?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欢迎到男人吧讨论男性话题

本文链接:https://www.zixuelt.com/19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