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吧 情感对于这种礼尚往来,我俩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对于这种礼尚往来,我俩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男人吧 情感 2021-02-23 02:07:23 52 0

第三十六章:面基

  东北有句土话叫做“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意思就是说如果这件事是注定要发生的,那么谁拦着也没用。

对于这种礼尚往来,我俩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第1张

  就像如果解海冬真的是想抬腿迈上陈伟雄的床,我也只能在旁边看着,哦不对,是我也只能在小屋听着。

  虽然我对解海冬的印象还只是停留在那个微信头像的阶段,但是对这个未曾谋面却对我颇有礼貌的人,我真的是已经把他视为一个神交的知己。

  还有,神交是指一种隔空的精神交流,并不是指某种特殊的体位。

  “海冬,我想问一下,你哪天到哈尔滨啊?”回到房间,我用微信给他发了条信息。

  “应该就在这几天了,等这批制作的物料发走,我就要动身过去了。”

  “哦哦,那等你确定具体行程之后一定告诉我一下,我给你接风洗尘。”

  “哈哈哈哈,不着急的,我过去肯定也是要忙着布展的事,事会比较多,等哪天有空咱们再一起聚聚吧。”

  “这个你就别跟我客气了,请你吃饭可是咱俩早就约好的。”

  “好好,那我这边有消息之后告诉你。”

  “好的。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冰城见!”

  我没再回消息,因为以解海冬的礼貌,他一定要做为聊天的最后发言人。

  这是我在跟他多次沟通之中摸出的他的线上交流习惯。哪怕最后我只是发了个表情,他都一定要再回个表情给我才行。

  对于解海冬这个未曾谋面的熟人,对于未来他不知何时到访的时期,对于他跟我和陈伟雄之间的复杂关系,我也只好将这些杂念都排出脑海,顺其自然。

  三天之后的晚上,我正在电脑前做着童装的兼职设计,忽然看到电脑上挂着的微信上发来一条消息。

  我点击看了一下,信息是解海冬发过来的。

  “我明天十一点左右到哈尔滨,然后要去取一下我们的物料送到展馆,你方便带我找一下吗?你知道,我对哈尔滨一点都不熟。”

  “哈哈,没问题啊。那这样,你下了飞机乘坐机场大巴二号线,到终点下车就好。那里离着会展中心比较近,到时候我去那里找你。”

  “那太麻烦你了。”

  “嗨,你跟我还客气啥啊。”

  “好,那明天我落地之后咱们电话联系。”

  我结束了跟解海冬的聊天,起身就想去把这个消息告诉陈伟雄。可当我听到他在房间里直播的声音,就立刻放弃了这个念头。

  他在直播,我还是别去打扰他了,反正解海冬来得时间不算早,明天早上起来再告诉他也来得及。

  我回房间做完了那个童装的兼职,接着想明天要带解海冬去吃点什么。

  他第一次来哈尔滨,一定要让他尝尝地道东北菜的味道。

  得莫利炖鱼、老厨家的锅包肉、烧烤、杀猪菜、铁锅炖,或者中央大街上知名的华梅西餐厅之类的俄式西餐?

对于这种礼尚往来,我俩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第2张

  我感觉眼前出现了好多美食的备选,想象着等明天解海冬来了之后,一定让他大快朵颐。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就早早地准备好了早饭,然后敲门叫醒了陈伟雄。

  “我说胖子,这才几点啊?你这么早敲啥门啊,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几点睡的?”陈伟雄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抱怨地问我。

  “那个……今天中午解海冬就落地哈尔滨了,他说有点小事想找咱帮忙,我合计着咱俩就早点吃呗。”我笑着对陈伟雄说。

  “他可没跟我说要帮忙的事,要去你自己去啊。我懒得动弹。”陈伟雄把手伸进短裤里面挠了挠,接着就坐到了沙发上。

  “别啊,我们两个人多尴尬啊?再说我俩也没啥话说啊。”说实话,我对见陌生人还是会有点犹豫,可能这也算是我的一种社交恐惧症吧。

  “那我去了你能聊啥,我跟他说说搞基的事,你能插进去话?”陈伟雄直接一句话就把我怼得哑口无言。

  “额,你不是最早就跟他说过了,我是直男吗。你俩总不可能当着我的面说那些吧。”我有点尴尬地说。

  “反正干活这事我是不去,要是你们干完活吃饭的话,可以叫我。对了,咱俩先说好啊,不管吃啥,我请客啊!”

  “哪怎么行,当然是应该我请解海冬吃饭啊。”

  “你跟我犟什么啊?要是有钱先把下个月房租交了。”陈伟雄瞪了我一眼。

  我看着陈伟雄那股子不讲理的霸道劲,在叹气的同时,心里也同样感动着。

  这段时间以来,随着解海冬给我的工作越来越多,我分给陈伟雄的佣金也从没少过。虽然陈伟雄并不知道我每单赚了多少钱,但我一直按照之前约定的三七开来给他钱。

  这笔钱是他应得的,我付得坦然。

  但是当陈伟雄接过这些钱之后,又都会变相的把这些钱从生活中还给我。

  比如说他会买一些菜、水果、零食之类的东西,也会偶尔叫个外卖请我吃个饭。

  对于这种礼尚往来,我俩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我跟陈伟雄吃过早饭,接着就洗了个澡,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自己。

  “啧啧啧,你这是要去干啥啊?还特意刮刮胡子?知道的是明白你去接个客户,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面基呢。”

  陈伟雄撇着嘴吐糟了一句。

  我斜眼看了他一眼,小声说着:“他可是我的客户,第一印象很重要的好吧!”

  “你俩就是对个工作,又不是相亲。他看中的是你的作品,又不是你的人。胖子,我得提醒你一句啊,我是跟他说你是直男。但是你别忘了,他可是弯的!”

  “你今天收拾得这么精神,小心他变成第二个王总啊。”

  我真想怼他一句:“能不能别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自己一样。”

  不过这话并没有说出口,谁让我怂呢?

  所以我就只是苦笑了一下:“我这么大岁数了,精神啥啊。要说喜欢,他也得喜欢你啊!不然他为啥给你直播打赏?”

  陈伟雄撇着嘴不说话了,他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自己看了起来,也不理我。

  没多一会,解海冬就打电话过来说他刚刚坐上机场大巴,告诉我不用着急,如果他早到了,会在那里等我。

  “解海冬已经坐上机场大巴了,你真不去接他?”我探了探陈伟雄的口风。

  “你烦不烦,要去你自己去。”陈伟雄头都没回地说了一句。

  “行吧,那我自己去了。”

  我回到小屋,找了件白衬衫穿上,毕竟是第一次见客户,我觉得还是应该穿得正式一点。也能体现我对他的尊重。

  就在我穿好西裤从小屋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陈伟雄回头看我。

  他看到我的样子之后,微微地愣了一会。接着就脸色犹豫地对我说:“那个,胖子,你等我一会啊,我穿件衣服,咱俩一起去。”

  “我靠,你这变得够快的啊!”

对于这种礼尚往来,我俩都保持着一种默契。  第3张

  当然这句话我没能说出口,只是停留在心里想想的层面之上。

  我不知道他好端端的为什么又同意跟我去见解海冬了,他这种出尔反尔的性格,还真是让人猜不透啊!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欢迎到男人吧讨论男性话题

本文链接:https://www.zixuelt.com/9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