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吧 情感我伴随着那个屋子传来有节奏的啪啪节奏声,自己一边哼着调调

我伴随着那个屋子传来有节奏的啪啪节奏声,自己一边哼着调调

男人吧 情感 2021-02-23 02:07:23 51 0

最终我得出结论,陈伟雄超强的能力,或许对我来说是种扰民,但是对他的炮友来说绝对是顶尖的优秀。

  而且陈伟雄的优秀程度,从那些炮友悠扬起伏中夹带着痛苦欢乐的淫词浪叫中,就能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伴随着那个屋子传来有节奏的啪啪节奏声,自己一边哼着调调  第1张

  即便陈伟雄还会时常提醒他们小点声,但是跟撕心裂肺地呼喊相比,那种憋在嗓子眼里的闷哼,更加的让人难受。

  我伴随着那个屋子传来有节奏的啪啪节奏声,自己一边哼着不知道什么歌的调调,一边打开笔记本,查看着解海冬发过来的文件内容。

  反正呆着也是呆着,与其听着他们那些靡靡之音闹心,还不如自己看看资料提前入手展开设计呢。

  毕竟我对俩男的滚床单没啥兴趣,毕竟我已经听了那么多次陈伟雄做爱的声音,早就见怪不怪了。

  有的时候碰到这种事,我就安慰自己说,我现在只是出差住进了火车站附近的便宜且不隔音的旅馆里。不管旁边炮火连天,只要我在房里念经诵佛就好。

  嗯,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再继续段时间,我还真有变成唐僧的可能。

  在我上网搜着一些可以做为参考的欧美画册设计稿件的时候,陈伟雄那屋也算是结束了战斗。

  没过多久,我就听到他俩在客厅小声地说着什么下次再约之类的话,接着大门一响,然后洗手间就传来了淋浴的声音。

  我都不用想,明天早上的纸篓里面,肯定又会扔着一个用过的防弹雨衣。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开始安心地做起了画册的设计。

  其实对设计师来说,画册往往是最容易做的。因为只要确定了风格,剩下的就是延续风格往里面摆放图片编排文字罢了。

  我设计完了六个页面,就抻个懒腰打算睡觉了。按照这个速度来看,明天晚上应该就可以把初稿发给解海冬了。

  对于第一次合作,在保证质量的同时,效率也很重要。

  说实话,解海冬给我的印象很好。我猜,或许是他在交流的过程中表现出来对我专业和个人的尊重不无关系吧。

  我脱了衣服上了床,伴随着陈伟雄房间中传来他直播的那些声音,慢慢地入眠。

我伴随着那个屋子传来有节奏的啪啪节奏声,自己一边哼着调调  第2张

  第二天我就做好了全部的画册设计,在校对无误之后,将文件传给了解海冬。而他看到初稿的设计风格,也对我的作品特别满意。说是要拿给他们的上级再最终确定一下。

  再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我按他们提出的反馈意见对画册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修改,反复了几轮之后,就彻底定稿了。

  随着我将制作文件发了过去,他们的设计费也由解海冬直接转到了我的微信里。

  看着微信转帐界面上的5000元字样,我就特别有成就感!

  “谢谢你了,哥们。等你到哈尔滨,我一定请你吃饭。”我先在微信上跟解海冬客气地说了一句,接着就收下了那五千块钱的转帐。

  “您太客气了,明明是您帮了我们大忙。不过等我下个月去哈尔滨出差的时候,一定找个机会见见我们的大设计师。”解海冬在回复中又不声不响地捧了我一句。

  “你下个月要来出差?”

  “对,参加哈洽会。我们做的这个画册就是要带过去的。”

  “哦,怪不得咱们做的是中俄双语的。”听到解海冬的话我才恍然醒悟。“那等你来了,一定提前告诉我啊!”

  “好的,到时候叫着伟雄咱们一起认识认识。”

  我没回话,因为这事涉及到陈伟雄,我没办法替他做决定。谁知道那个小爷们愿意不愿意跟他见面呢。

  他可能是看我没说话,就礼貌地说:“我这边还要联系印刷厂,咱们以后再聊?反正是下个月的事呢,不急的。”

  我回了个OK的手势,接着就去敲了敲陈伟雄的房门。

  “干啥?”没多一会,陈伟雄就吊着眼梢子打开门问我。

  我在微信上给他转了1500块钱,然后拿起手机冲着他开心地说:“解海冬那边定稿了,已经把设计费打给我了。我刚给你转了笔钱,是你这次活的提成啊!”

  虽然分给了陈伟雄1500,但是我却一点都不觉得亏了。毕竟连这个工作都是陈伟雄介绍给我的,我要是再贪心,也太说不过去了。

  “我靠,这就分了我1500?这钱是不是也太容易赚了?我说胖子,要不咱俩成立个广告公司吧。我去跑业务,你在家设计怎么样?”陈伟雄听我说完,瞬间就清醒了似的,他瞪着眼睛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兴奋地说。

  听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吗?我不知道鬼会不会推磨,但是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心情这件事我是毫不置疑的。

  你看,刚才陈伟雄被我叫醒的时候,还一脸我欠他多少钱的样子。现在就眉开眼笑地想跟我合伙了。

  “我看现在这样就挺好,做广告公司的话,还涉及到投入。不如这样跑私单呢。”我笑着对陈伟雄说。

  “哎呀哎呀,今天咱得好好庆祝一下啊!这样吧,胖子,晚上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别了吧,这也没多少钱,等以后赚大钱再说吧。”

  “啧!”陈伟雄听我说完,忽然冷着脸发出了个鄙夷的声音。“没听过吗?为生活中的每一个小惊喜而庆祝!”

  我冲陈伟雄认可地点了点头,认真地说:“嗯,你别说,我还真没听说过。”

  最终陈伟雄还是提意说要去吃水煮鱼,然后就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拽着我出门了。

  这是我俩的第二次一起出门。

  走到楼下的时候,正好看到单元门口有几个老太太在那里晒太阳唠家常。看到我跟陈伟雄出门之后,她们却都像是看着坏人似的盯着我跟陈伟雄看。

  她们的眼神怪怪的,我平时买菜也没见她们这样过啊。难道是因为陈伟雄吗?我在心里想着。

  我俩刚走出去不久,就隐约听到那些老太太在小声地嘀咕着什么。

  可当我回头去看的时候,那几个老太太都瞬间不说话了,可尴尬的是我看到有个老太太的手还指着我们的方向。

  “到底在背后嚼什么舌根呢?”我在心里琢磨着。可看到已经走到我前面的陈伟雄,就连忙跑了几步追了过去。

我伴随着那个屋子传来有节奏的啪啪节奏声,自己一边哼着调调  第3张

相关阅读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互联网,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欢迎到男人吧讨论男性话题

本文链接:https://www.zixuelt.com/9168.html